“逃課助手”APP能幫人逃課?我省大學生對此不太“感冒”來源:新文化報 - 新文化網
  A03版
    本報訊(記者 艾靈) 日前,一款名為“超級逃課助手”的手機APP軟件在一些大學生中流行起來。
    替“雇主”上一節課,可以得到一頓飯、一場電影或幾十元到100元不等的回報,也有的承諾可以“還”一節課。
    近日,記者對我省高校部分大學生展開調查,發現雖然不少同學知道或下載了這款軟件,但真正利用它來幫助逃課的並不多。
  “雇人代課”總共分四步
    記者下載了一款“超級逃課助手”軟件,該軟件需要通過QQ號或新浪微博登錄。
    接下來,記者發現,想要發佈或查看一條“雇人代課”的需求信息,總共分四步。
    第一步:輸入學校名稱。第二步:選擇年級。第三步:選擇學校。第四步:發佈或查看信息。記者看到,已經發佈的信息有20多條,其中,最早的一條記錄是77天前,最近的一條是12月3日。
    “課程:物理實驗課。時間:11月30日周六上午102室;回報:請你吃飯。”
    “課程:晨練簽到。時間:10月18日周五上午第一節。地點:體育場。回報:80元。”
    “課程:大二高數。時間:9月29日周日上午第一節。地點:一教106室。回報:請你吃飯。”此條後面還附了一句話:高數你懂的,奇葩的老師,最好是男生。
    記者看到,在這些信息中,要求被代的課程包括概率統計、公共英語等。而作為回報的方式,多為請吃飯和幫你代課一節,個別也有給錢的。
    隨後,記者又以另外一個QQ號登錄該軟件,並選擇了另一所省內高校。裡面信息雖然沒有上一個多,但內容大體差不多。
  大學生:用的學生並不多
    “同學中確實有下載這個軟件的,不過真正用的很少。”省內某高校大四的張同學表示。
    據他介紹說,如果學生要逃課,根本用不著動用這種“高科技”的手段,可以在身邊的同學中找一個。
    “相對來講,大四雖然馬上要畢業了,逃課的並不多。”他說,有些大一大二的學生可能會逃課,“如果是大課,老師當場點名,有的人會找同學幫著喊。”
    另一所高校的郭同學表示,沒聽說身邊的同學用這個軟件。
    範同學也表示,只是聽說過有這樣一個軟件,同學平時也談論過,“不過也就當笑話說說,很少見同學中有真正下載使用的。”範同學表示,如果老師查得嚴,同學們根本不敢逃。
  記者發現軟件“怪現象”
    這些雇人代課的信息都是誰發的?確實有那麼多同學想雇人代課嗎?
    記者發現軟件有一些“怪現象”。首先就是這些記錄都是很久的信息,11月末或12月初發佈的很少。
    從流程上看,發佈的人不少,但回覆的人卻少之又少。
    更有趣的是,記者分別輸入省內兩所高校查看的記錄中,竟發現會有同一個人,以兩個身份來發佈信息。發佈者的信息除了學院名稱不一樣外,其餘完全一樣。
    記者猜測,這裡存在一種可能,發佈者是個“托兒”,只是為了不讓這個平臺顯得太冷清。當然,也不排除發佈者確有所需又很著急,所以註冊不同學校的身份只為找到接招者。
  大學老師點名各有各“招”
    為了應對學生逃課,大學老師也想盡了各種辦法。
    據長春師範大學的學生介紹,學校的一些老師會採用多次點名方式,課前、課中和課後都要點一遍。有時候是普查,有時候是抽查。
    記者瞭解到,吉林大學有的老師會要求學生在上完課後,在紙條上簽上學號、年級和姓名,此外還要回答一個與本節課相關的問題,比如講課的內容等等。
    也有個別學院採用指紋指識的方式來讓學生簽到。
    長春大學畢業生就業指導中心主任兼學生處副處長張洪傑同時也教大四學生就業指導課,他的課堂每次有近300名學生來聽講。他的方式是,每天上課前給同學發一張小條,讓同學寫下自己的年級、姓名等,下課時,讓課程助理(相當於中小學的課代表)在門口把小條一一收上來。每個人只能交自己的,不許代交。同時,還實行學委和班長負責制,他們統計上課的學生人數,兩個人要在上面簽字。
  (原標題:“逃課助手”APP能幫人逃課?我省大學生對此不太“感冒”)
創作者介紹

產房

sdfhplvrz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